位置:预播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

南明小朝廷的最后时光(3):帝国残阳

2020年06月30日 14:17来源:未知手机版

360头像,犬夜叉全集下载,笔试题目

南明小朝廷的最后时光(3):帝国残阳 2020-06-28 18:19:03 时拾史事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时拾史事】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作者谦虚公

话接上回,说完永历帝君臣在缅甸寄人篱下的流亡生活,我们再转回来看看李定国等人开展的"抗清图存"运动。(见前文链接:南明小朝廷的最后时光(2):永历帝缅甸蒙尘记)

不敌吴三桂,兵败磨盘山的李定国与白文选在木邦(今缅甸掸邦东北部)成功会师,二人认为应尽快将永历帝由缅甸接回,高举大明天子旗帜,坚持抗清路线不动摇。

接驾的任务最终交给了白文选,他即领兵进至缅甸的磨整、雍会。他两次派人与缅甸政府接洽,表达接回皇帝的意思,结果信使都叫缅人给残忍杀害了。当时的缅甸官员大约觉着眼前的明军不过是一些散兵游勇,人少可欺,不堪一击。他们甚至还出动了一队人马到白文选的营中抢掠军马。盛怒之下的白文选随即整军击溃了这伙真正不堪一击的"散兵游勇"。

>缅甸暹罗战争中作战的缅兵形象

白文选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使得原本的边境武装冲突上升为国际外交事件。缅王莽达喇遣人质问当时刚由水路抵达井梗的永历帝:"尔到我家避难,云何杀我地方?"一头雾水的朱由榔只得回道:"既是我家兵马,得敕谕自然退去。"随即草拟圣旨一道派人送去。

但缅王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他怕明朝官员与白文选一旦接上头,就知道了彼此的虚实,因此圣旨是由缅人送入白文选的军营。白文选接旨后只得遵从圣意勒兵退走。

四月间,明广昌侯高文贵、怀仁侯吴子圣也领军入缅迎驾。同样被圣旨劝退,高文贵撤兵不久后就忧愤成疾,与世长辞。而前去传旨的吏部侍郎杨生芳与锦衣卫丁调鼎竟以退兵有功而"升秩有差"、加官进爵。

大约彼时的永历帝君臣已失去人身自由,不得不在缅甸政府的授意下做出这等无奈之举。为讨好缅王,朱由榔居然还通知缅甸各处守关将领,说要是遇到来接我的明朝军队,就说朕已坐船去福建(投靠郑成功)啦!然后你们就可以随意"奋力剿歼"了。(这特么还是大明皇上吗?)

>公元1659年在中国大陆上已基本看不到大明的旗帜

可毕竟李定国与郑成功、张煌言都保持着联络,得知永历帝尚在缅甸,去福建不过是一套说辞,于是再三遣使赴缅迎接永历君臣回国。

公元1660年(清顺治十七年,永历十四年),白文选所部一度推进至阿瓦附近,可仍然被朱由榔在胁迫下写的退兵符给劝了回去。彼时的缅王实际上已收到来自吴三桂的恐吓信,其中就有:" 早为送出,当照擒逆之功,不靳封赏。不然留匿一人,累及合属疆土,智者必不为也。"这般字眼。因此,永历帝成了观望之中的缅甸政府攥在手里的筹码。

翌年(公元1661年)二月二十八日,白文选找了个缅甸人偷偷给朱由榔报信(汉人信使都被抓住杀了),解释自己因投鼠忌器,实在不敢率兵强攻,但总会想法子把皇上接回国内。另一厢,在缅甸流亡了两年有余的朱由榔终于发现外国的月亮并没有更圆,归心似箭的他迫切希望白文选能够迎驾成功。

>月夜下的仰光大金寺:外国月亮真的圆一些吗?

五六天后,缅甸坊间传说白文选在七十里外的江边搭建浮桥,打算渡江救驾。可惜被缅军发现,砍断了浮桥缆绳——最后一次入缅救驾的军事行动仍以失败告终

小朝廷的最后黄昏

到三月,沐天波见永历帝已被缅王派兵看守,情知不妙,便找来李定国的总兵王启隆秘商,打算组成敢死小队先杀奸臣马吉翔再劫走太子返回云南投奔李定国。哪知此事被马吉翔侦之,被恶人先告状说他俩密谋弑君。(也不看看人家吃的哪碗饭?——堂堂锦衣卫指挥使能叫你们随便就给算计了?)沐天波哑巴吃黄连无言以对,(毕竟劫走太子也是大逆不道)最终只得推脱到家丁李成身上,让下人顶了缸。尽管自己性命无虞,但永历小朝廷最后一次"救亡图存"的尝试也随之灰飞烟灭。

本文地址:http://www.liuyubo.com/guoji/276590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