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预播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

袁野:白俄罗斯爆发骚乱,波兰这是“人干事”?

2020年09月11日 08:45来源:未知手机版

机械设计基础课后习题答案,运动鞋品牌排名,克里姆林宫门票

字号:A- A A+ 来源:观察者网 最后更新: 2020-09-11 08:37:5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袁野】 对于熟悉颜色革命剧本的人来说,眼下发生在白俄罗斯的一切实在是太眼熟了。 这次风波唯一的特殊之处,是幕后黑手的身份早早即大白于天下。此前那些“茉莉花”“郁金香”的策动者虽然也是众人皆知,但毕竟披着合法的外衣、戴着白手套,且行迹诡秘,让人难以揪住狐狸尾巴。唯独此次白俄罗斯之乱,罪魁祸首一开始就跳得比谁都高,生怕世人不知道它干了什么好事: 8月10日一早,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在会晤独联体选举观察团时表示,9日晚上的抗议活动是由波兰、英国和捷克共和国通过电话精心策划的: “我们记录到了来自国外的电话。作为一名前情报官员,你知道这一点。指令来自波兰,英国和捷克共和国,发给我们的——很抱歉这么称呼他们——绵羊: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已经被控制了。”

卢卡申科还表示,波兰和乌克兰等国的公民曾试图参加在白俄罗斯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我不想提及波兰:他们已经在这里扎根下来,也在试图操纵局势。我不会谈论乌克兰:人们从那里前来。我确信这不是国家的政策,然而,那里有很多我已经提到过的‘被自由民主迷了心窍’的人……”

8月27日,卢卡申科再次声称,从最高层针对白俄罗斯的外交大屠杀已经开始了: “你看这些声明说,如果白俄罗斯解体,格罗德诺州将成为波兰的一部分。他们已经公开地说出来了,他们在做梦。他们不会成功,这一点我是肯定的。”

俄罗斯也谴责了这些幕后黑手。8月19日,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表示,外国玩家试图将他们自己的规则强加于白俄罗斯: “没有人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这是地缘政治问题,是在后苏联时代争夺地盘的问题。早在苏联解体后,我们就看到了这场战争。最近一个例子当然是乌克兰。我们现在从欧洲各国首都,特别是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爱沙尼亚)以及波兰听到的是,这与卢卡申科、人权和民主无关。这一切都与地缘政治有关,与我们的西方伙伴想要强加到我们大陆和世界其他地区日常生活中的规则有关。”

分析人士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乌克兰政治分析人士基里尔·莫尔查诺夫对白俄罗斯第一电视频道说,Telegram(“电报”)的频道(类似于微信公众号)是从国外运作的,“所有这些Telegram频道都是在波兰或立陶宛某个地方注册的外国代理人”;立陶宛维陶塔斯·马格纳斯大学教授金塔塔斯·马泽基斯表示,许多白俄罗斯反对派媒体以波兰为基地,包括Nexta、Charter97和Belsat TV,“自由欧洲电台”则位于布拉格,“据说波兰发动了网络攻击,媒体活动也集中在波兰。” 连《纽约时报》都承认了波兰在此次风波中的“主角”地位:“电视上出现了一群亲克里姆林宫的分析人士,他们谴责卢卡申科的对手是西方的傀儡,是波兰领导的‘信息战’的受害者。波兰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账户的基地,反对派广泛使用该账户传播有关抗议活动和警察暴行的新闻,其中一些是假的。” 今日俄罗斯(RT)在一篇文章中总结了白俄罗斯风波中的“主要玩家”:自由欧洲电台(RFE)/自由电台(RL)、美国之音、德国之声、英国广播公司、路透社这些老面孔一个不少,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NED)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自然也不会缺席(2019年,NED在白俄罗斯资助了至少34个项目和组织,以“发展公民社会”、“促进媒体自由”和“促进青年行动主义”),德国《世界经济》杂志的政治分析家亚历山大·索诺沃斯基更是透露已有60亿美元的巨款被以加密货币等形式打给了白俄罗斯的抗议者。 9月7日,十余万抗议者走上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街头  视频截图 但这些机构的“戏份”,都没有波兰来得浓墨重彩:“波兰也参与了这场游戏:白俄罗斯反对派的卫星频道Belsat TV(用白俄罗斯语播出)是由波兰外交部资助的,英国和美国政府的一些资金注入也有记录。他们也与RFE/RL有可靠的合作。与此同时,白俄罗斯的‘欧洲广播电台’(Euroradio)一直在享受来自波兰和美国的资金。和其他玩家一样,波兰和美国都因其在基辅独立广场上扮演的角色而闻名。” 证据已经足够。波兰,这个曾经的颜色革命受害者,现在正在挑动邻国的颜色革命。 “白俄版黎智英”,躲在波兰 波兰在此次白俄罗斯风波中的“主角”地位,很大程度上是其豢养的一众反对派媒体为其“挣”来的。熟悉香港情况的读者都清楚“黄媒”和Telegram在去年的修例风波中起了多么恶劣的影响,而在白俄罗斯,它们几乎变本加厉。 由于白俄当局第一时间关闭了互联网,推特、脸书和西方主流媒体无从聒噪,所以以波兰为基地的Telegram“信息战”就成了白俄风波的头号推波助澜者。西方主流媒体,包括但不限于美联社、《纽约时报》、路透社和BBC,都用大篇幅对此进行了深入报道:“每天,那些白俄罗斯抗议者的待办事项就像钟表一样出现在流行的Telegram应用程序上。这些事项列出了目标、时间和集会地点,精确的像商务人士一样,并提供鼓舞人心的信息。”美联社写道,“早安。扩大罢工,11点。支持Kupala剧院……晚7:00,聚集在独立广场。” Telegram隐秘性极强、很难进行追踪,且在网络中断的情况下仍然可用,所以被全世界的抗议活动视为头等利器。工具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使用工具的人——大选前后,Telegram上骤然冒出了数不清的频道,用海量的反政府信息淹没了白俄罗斯人的手机。Nexta就是其中最出名的一个。《纽约时报》写道: “当抗议活动开始时,Nexta频道经常是互联网上第一个发布警察与示威者暴力冲突的可怕图片的地方。这周,他们贴满了工人在工厂抗议的视频……几天里,该频道的粉丝从几十万激增到超过200万,它的姐妹频道也拥有70万粉丝。它们在这个拥有950万人口的国家的影响力是难以低估的……”

本文地址:http://www.liuyubo.com/guoji/332649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