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预播新闻网 > 教育 > 正文 >

14岁到北京去串联,住在通县一所小学校,我终身难以忘记的经历

2021年01月11日 13:00来源:未知手机版

撤销仲裁裁决,好看qq空间,雅戈尔富宫大酒店

说自己亲身经历,讲身边的事情。(18)1966年10月17日下午,我和几名同学坐火车来到了北京。

我们在天津住了三天,从天津又坐上火车进北京。去北京的学生太多了,在天津火车站的站台上挤满了人,我好不容易从车窗爬上火车。

火车上面人满为患,我前后左右的张望一下,身边只有顺子和祥子两个人了。我们三个人谁也没有找到座位,别的同学都没在这节车厢。

在九台上火车的时候,我们一共是二十多个同学。在火车上发生矛盾形成了两派,我们十来个人在天津下了车,住在了大直沽一所学校。

现在我们又走散了,火车到了北京下车以后,我也没有找到其他的同学。站台上的人太多了,我们三个人随着人流挤出了火车站出站口。

站在北京火车站的广场上,我抬头看着火车站钟楼上面的时针,第一次到北京,我激动得心潮澎湃。

这一年我14岁,长得又瘦又小,就像个小孩子。我紧紧的拉着顺子和祥子的手,害怕和他们两个人再走散了,他俩的年龄都比我大。

顺子16岁,祥子17岁,我们三个人的关系最好。北京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上都是人,我抬头看着火车站钟楼上的大钟,是下午3点多钟。

找到了进京学生的接待站,工作人员在我们的介绍信上面签个字,把我们安排到通县一所小学校,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去通县的车。

到了北京通县以后,天已经黑下来了。我们住在一所小学的教室里,有床铺也没有被褥。在水泥地上铺着稻草,我们在这里过了一夜。

教室里挤满了人,都是外地到北京来的学生。大家都操着南腔北调,互相打听,互相问候着。

晚饭吃的挺饱的,每个人两个大白面馒头,还有一碗白菜汤。串联进北京的学生吃饭不要钱,在天津的时候,吃饭要自己花钱买饭票。

晚上10点来钟了,我也没有睡意。我们这一个教室里,住了几十名学生。大多数都是高中生和大学生,都比我年龄大,也比我长得高。

他们都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我竖起来耳朵在听着“我听到了可靠的消息。明天接见。”是个说话唐山口音的人。

有一个人接过来话茬“听说这一次不是到天安门广场,是在长安街的两边。”我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期望和激动。

这一夜很晚了我才睡着,大家都是和衣而卧。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们被人喊醒了。

“大家醒一醒,快点儿起来!”一个工作人员扯着脖子在喊。同学们都被吵醒了,我向窗外看了一下,外面漆黑一片,天还没有亮呢。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们起来走到教室外面,在一个露天的自来水龙头前面洗了脸。又过了不大一会儿,我们到学校的食堂去吃了早饭。

吃过饭以后,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两个白面馒头,四个鸡蛋还有一个苹果。把这些东西装进了书包里,在我的印象中,还没有吃过苹果。

有人组织我们排好队,带领着我们走出了学校,这时候天刚蒙蒙亮。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我们又坐上了一辆大卡车,就是拉货物的车。

我们站在敞篷的大货车上,汽车开的一个多小时,在一条街道的旁边下了汽车,天已经大亮了。

这条马路很宽,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向马路的两边望去,又宽又长的马路也看不到头儿。“这是什么地方呢?”我问别人。

大家窃窃私语,互相打听着。“这里应该是长安街吧?”顺子对我说。有人组织我们排好队,坐在街道的两边,我们就坐在地上。

这一天是1966年10月18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有人组织我们在唱歌喊口号。所有人都很兴奋,在等着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中午的时候,我吃了带来的馒头,吃了鸡蛋和苹果。在家里大多数都是吃粗粮,很少吃过鸡蛋,更没有吃过苹果,我第一次吃苹果。

在马路的两边,有很多临时修建的厕所。这些厕所都是用席子围起来的简易厕所,北京的人太多了。

厕所里面也挺脏的,大小便的臭味儿挺难闻的。在大街上面有很多垃圾,吃过的苹果核就随便的丢在大街上,没有人注意卫生的事情。

本文地址:http://www.liuyubo.com/jiaoyu/365089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